“没有物种可以独存”

  • 时间:
  • 浏览:19

  

  全世界仅存的两头雌性北方白犀牛“纳金”和“法图” 东方IC 供图

  

  澳大利亚大堡礁 东方IC 供图

  ?

  全世界800万个物种中,有100万个正因人类活动而遭受灭绝威胁;

  全世界40%以上的两栖动物物种、33%的造礁珊瑚和1/3以上的海洋哺乳动物面临灭绝风险……

  5月6日,联合国发布《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用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数字提醒世人,人类活动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威胁到其他物种”。

  “在大自然中,没有物种可以独存。”

  ——这句1962年出版的《寂静的春天》里的名言,至今仍振聋发聩。

  最后的北方白犀牛

  2018年,地球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因健康严重恶化已无治愈希望,被执行“安乐死”。目前,全世界仅存两头雌性北方白犀牛,这意味着该物种已经功能性灭绝。

  北方白犀牛是白犀牛的两个亚种之一。它们曾经广泛分布在乌干达西北部、乍得南部、苏丹西南部、中非共和国东部及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部。

  由于其犀角价格高昂,来自人类的猎杀给这个强健的物种带来了灭顶之灾。

  雄犀牛“苏丹”1973年出生在南苏丹,1岁时在野外被捕获,被送到了捷克的动物园中。

  36年后的2009年,“苏丹”和另外三头白犀牛——雄性犀牛“苏尼”、雌性犀牛“纳金”和“法图”一起,被送到肯尼亚的奥尔佩杰自然保护区,一个名为“最后的生存机会”的计划,围绕着北方白犀牛最后的四只在世个体展开。

  人们希望,回到熟悉的非洲水土后,这一物种能够继续繁衍。

  2014年,“苏尼”自然死亡,只剩下“苏丹”和“纳金”“法图”受到保护区内的40名持枪守卫和18名饲养员不分昼夜的轮流看护。为防偷猎,“苏丹”的犀牛角已被提前割去。

  但是,年迈的“苏丹”几乎无法产生有活力的精子,右后腿上的感染更限制了它的交配能力。仅存的两头雌性个体分别是它的女儿和外孙女,由于子宫疾病也难以怀孕。

  2018年3月,病情持续恶化且已几乎丧失生殖能力的“苏丹”被执行安乐死bet365,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也在某种意义上结束了自己所属的整个物种。

  尽管科研人员已经提取了来自三头雄性个体的精子,计划在未来与其近亲南方白犀牛的卵细胞结合,培育出杂交犀牛胚胎。

  但这些质量都很差的精子是否“堪当大任”,以此培育出的犀牛个体,有没有基因缺陷,是否能适应自然并实现繁衍,实现该物种的长期延续?

  一切,还是未知数。

  静悄悄的“离开”

  与在人类密切关注下一步步走向灭绝的北方白犀牛相比,澳大利亚特有的啮齿类动物珊瑚裸尾鼠的“离开”,是静悄悄的。

  2月18日,澳大利亚政府正式宣布,该国特有物种珊瑚裸尾鼠已经灭绝。有学者认为,全球气候变化可能是其灭绝的主要原因。

  在全球已知的灭绝物种中,珊瑚裸尾鼠是首个主要因人类活动所致气候变化而灭绝的哺乳动物物种。

  珊瑚裸尾鼠是一种仅在布兰布尔礁上被发现的鼠科动物,体型比普通小鼠稍大,毛色呈棕色。布兰布尔礁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东北部的托雷斯海峡、大堡礁的最北端,面积约为5万平方米,上面覆盖大面积草地,最高点海拔不到3米。

  珊瑚裸尾鼠1845年首次被发现,当时它们的数量还很多。1978年,它们的数量估计已减至几百只。该物种最后一次被人类看到还是在2009年。

  人类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可能是珊瑚裸尾鼠灭绝的主要原因。

  气候变化造成海平面上升和极端天气事件频发,导致布兰布尔礁多次被海水淹没,使珊瑚裸尾鼠的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

  美国研究人员2015年发表的一份报告预测,由于气候变化,全球8%的物种将灭绝,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美被认为是最脆弱的地区。

  其中栖息地范围有限的地方性物种面临的风险最大,因为它们要努力应对气温变化、海水泛滥和严酷的气候事件。

  同样在澳大利亚,正在承受气候变化所带来致命危险的,还有该国著名的大堡礁珊瑚。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澳大利亚大bet365堡礁新生珊瑚数量比历史水平下降了89%。原因是不断升高的海水温度已破坏了大堡礁的再生能力。

  这场生态灾难也同时威胁到以大堡礁为栖息地的小丑鱼和海龟等众多物种。

  研究人员认为,尽管在过去的3万年间,大堡礁从5次濒临灭绝的情况中重生,但它可能从未遭遇过像现在这样严重的威胁。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数据显示,过去几年是现代有记录以来最热的时期,大堡礁珊瑚“可能还没面临过以这种速度变化的海面温度和海水酸化”。

  萎缩的“地球之肺”

  4月25日,美国马里兰大学“全球森林监察组织”的科学家发布年度评估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被摧毁的热带森林总面积高达12万平方千米,与英格兰面积相当,其中近三分之一属于原生雨林。

  这是自2001年拥有可靠的全球卫星数据以来,全球热带森林消失速度第三快的年份,相等于每分钟有相当于30个足球场面积的森林不复存在。

  据报道,2018年被摧毁的热带森林中,巴西占四分之一,刚果与印尼各占约10%,马来西亚和马达加斯加流失的林地也不在少数。

  巴西亚马孙热带雨林是世界上最大、生态最多元化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它的碳循环作用在保持全球气候稳定方面尤为关键,因而被称为“地球之肺”。

  然而,根据一家国际性非政府环保组织提供的数据,在过去30年里,亚马孙雨林已经消失了15%。近五分之一的亚马孙雨林遭到焚烧、砍伐或彻底毁坏,造成水土流失、暴雨、旱灾、土地荒漠化等一系列环境问题。

  去年11月,美国《科学》期刊的研究报告指出,乱砍滥伐导致亚马孙森林的1.5万个树种中有约一半面临威胁,高达57%的树种可被归类为濒危树种。

  研究人员估计,到了2050年,约4成的原始森林将被摧毁。

  热带雨林的存亡,不仅直接关系到其自身所构建的生态系统,也对全球气候与生态状况造成重大影响。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此前发布的一项研究认为,由于人类活动正给全球热带雨林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到本世纪末,这类多样性生态系统或许会严重退化,仅剩一个“简化”版本,这一过程中大量物种会随之消亡,雨林的碳汇功能也将严重受损,从而削弱其调节全球气候变化的能力。

  更加令人忧心的是,这项研究显示,热带雨林受损没有减缓的迹象:全球粮食需求预计仍将持续上涨,雨林地区修建道路的做法仍将继续,气候变化加剧也会给雨林的生存造成巨大威胁。


bet365官方 bet365 bet365